注册送彩金的网站大全

传播国学经典

养育华夏儿女

送彩金的各大彩票平台:手机送彩金棋牌游戏·卷二十八

作者:姚思廉 全集:送彩金的各大彩票平台 来源:网络

  裴邃兄子之高 之平 之横 夏侯亶弟夔 鱼弘附 韦放

  裴邃,字渊明,河东闻喜人,魏襄州刺史绰之后也。祖寿孙,寓居寿阳,为宋 武帝前军长史。父仲穆,骁骑将军。邃十岁能属文,善《左氏春秋》。齐建武初, 刺史萧遥昌引为府主簿。寿阳有八公山庙,遥昌为立碑,使邃为文,甚见称赏。举 秀才,对策高第,奉朝请。

  东昏践阼,始安王萧遥光为抚军将军、扬州刺史,引邃为参军。后遥光败,邃 还寿阳,值刺史裴叔业以寿阳降魏,豫州豪族皆被驱掠,邃遂随众北徙。魏主宣武 帝雅重之,以为司徒属,中书郎,魏郡太守。魏遣王肃镇寿阳,邃固求随肃,密图 南归。天监初,自拔还朝,除后军谘议参军。邃求边境自效,以为辅国将军、庐江 太守。时魏将吕颇率众五万奄来攻郡,邃率麾下拒破之,加右军将军。

  五年,征邵阳洲,魏人为长桥断淮以济。邃筑垒逼桥,每战辄克,于是密作没 突舰。会甚雨,淮水暴溢,邃乘舰径造桥侧,魏众惊溃,邃乘胜追击,大破之。进 克羊石城,斩城主元康。又破霍丘城,斩城主甯永仁。平小岘,攻合肥。以功封夷 陵县子,邑三百户。迁冠军长史、广陵太守。

  邃与乡人共入魏武庙,因论帝王功业。其妻甥王篆之密启高祖,云“裴邃多大 言,有不臣之迹。”由是左迁为始安太守。邃志欲立功边陲,不愿闲远,乃致书于 吕僧珍曰:“昔阮咸、颜延有‘二始’之叹。吾才不逮古人,今为三始,非其愿也, 将如之何!”未及至郡,会魏攻宿预,诏邃拒焉。行次直渎,魏众退。迁右军谘议 参军、豫章王云麾府司马,率所领助守石头。出为竟陵太守,开置屯田,公私便之。 迁为游击将军、硃衣直阁,直殿省。寻迁假节、明威将军、西戎校尉、北梁、秦二 州刺史。复开创屯田数千顷,仓廪盈实,省息边运,民吏获安,乃相率饷绢千余匹。 邃从容曰:“汝等不应尔;吾又不可逆。”纳其绢二匹而已。还为给事中、云骑将 军、硃衣直阁将军,迁大匠卿。

  普通二年,义州刺史文僧明以州叛入于魏,魏军来援。以邃为假节、信武将军, 督众军讨焉。邃深入魏境,从边城道,出其不意。魏所署义州刺史封寿据檀公岘, 邃击破之,遂围其城,寿面缚请降,义州平。除持节、督北徐州诸军事、信武将军、 北徐州刺史。未之职,又迁督豫州、北豫、霍三州诸军事、豫州刺史,镇合肥。

  四年,进号宣毅将军。是岁,大军将北伐,以邃督征讨诸军事,率骑三千,先 袭寿阳。九月壬戌,夜至寿阳,攻其郛,斩关而入,一日战九合,为后军蔡秀成失 道不至,邃以援绝拔还。于是邃复整兵,收集士卒,令诸将各以服色相别。邃自为 黄袍骑,先攻狄丘、甓城、黎浆等城,皆拔之。屠安成、马头、沙陵等戍。是冬, 始脩芍陂。明年,复破魏新蔡郡,略地至于郑城,汝颍之间,所在响应。魏寿阳守 将长孙稚、河间王元琛率众五万,出城挑战。邃勒诸将为四甄以待之,令直阁将军 李祖怜伪遁以引稚,稚等悉众追之,四甄竞发,魏众大败。斩首万余级。稚等奔走, 闭门自固,不敢复出。其年五月,卒于军中。追赠侍中、左卫将军,给鼓吹一部, 进爵为侯,增邑七百户。谥曰烈。

  邃少言笑,沉深有思略,为政宽明,能得士心。居身方正有威重,将吏惮之, 少敢犯法。及其卒也,淮、肥间莫不流涕,以为邃不死,洛阳不足拔也。

  子之礼,字子义,自国子生推第,补邵陵王国左常侍、信威行参军。王为南兖, 除长流参军,未行,仍留宿卫,补直阁将军。丁父忧,服阕袭封,因请随军讨寿阳, 除云麾将军,迁散骑常侍。又别攻魏广陵城,平之,除信武将军、西豫州刺史,加 轻车将军,除黄门侍郎,迁中军宣城王司马。寻为都督北徐、仁、睢三州诸军事、 信武将军、北徐州刺史。征太子左卫率,兼卫尉卿,转少府卿。卒,谥曰壮。子政, 承圣中,官至给事黄门侍郎。江陵陷,随例入西魏。

  之高字如山,邃兄中散大夫髦之子也。起家州从事、新都令、奉朝请,迁参军。 颇读书,少负意气,常随叔父邃征讨,所在立功,甚为邃所器重,戎政咸以委焉。 寿阳之役,邃卒于军所,之高隶夏侯夔,平寿阳,仍除平北豫章长史、梁郡太守, 封都城县男,邑二百五十户。时魏汝阴来附,敕之高应接,仍除假节、飚勇将军、 颍州刺史。士民夜反,逾城而入,之高率家僮与麾下奋击,贼乃散走。父忧还京。 起为光远将军,合讨阴陵盗贼,平之,以为谯州刺史。又还为左军将军,出为南谯 太守、监北徐州,迁员外散骑常侍。寻除雄信将军、西豫州刺史,余如故。侯景乱, 之高率众入援,南豫州刺史、鄱阳嗣王范命之高总督江右援军诸军事,顿于张公洲。 柳仲礼至横江,之高遣船舸二百余艘迎致仲礼,与韦粲等俱会青塘立营,据建兴苑。 及城陷,之高还合肥,与鄱阳王范西上。稍至新蔡,众将一万,未有所属。元帝遣 萧慧正召之,以为侍中、护军将军。到江陵,承制除特进、金紫光禄大夫。卒,时 年七十三。赠侍中、仪同三司,鼓吹一部。谥曰恭。子畿,累官太子右卫率、隽州 刺史。西魏攻陷江陵,畿力战死之。

  之平字如原,之高第五弟。少亦随邃征讨,以军功封都亭侯。历武陵王常侍、 扶、弘农二郡太守,不行,除谯州长史、阳平太守。拒侯景,城陷后,迁散骑常 侍、右卫将军、太子詹事。

  之横字如岳,之高第十三弟也。少好宾游,重气侠,不事产业。之高以其纵诞, 乃为狭被蔬食以激厉之。之横叹曰:“大丈夫富贵,必作百幅被。”遂与僮属数百 人,于芍陂大营田墅,遂致殷积。太宗在东宫,闻而要之,以为河东王常侍、直殿 主帅,迁直阁将军。侯景乱,出为贞威将军,隶鄱阳王范讨景。景济江,仍与范长 子嗣入援。连营度淮,据东城。京都陷,退还合肥,与范溯流赴湓城。景遣任约上 逼晋熙,范令之横下援,未及至,范薨,之横乃还。

  时寻阳王大心在江州,范副梅思立密要大心袭湓城,之横斩思立而拒大心。大 心以州降景。之横率众与兄之高同归元帝,承制除散骑常侍、廷尉卿,出为河东内 史。又随王僧辩拒侯景于巴陵,景退,迁持节、平北将军、东徐州刺史,中护军, 封豫宁侯,邑三千户。又随僧辩追景,平郢、鲁、江、晋等州,恒为前锋陷阵。仍 至石头,破景,景东奔,僧辩令之横与杜掞入守台城。及陆纳据湘州叛,又隶王僧 辩南讨焉。于阵斩纳将李贤明,遂平之。又破武陵王于硖口。还除吴兴太守,乃作 百幅被,以成其初志。

  后江陵陷,齐遣上党王高涣挟贞阳侯攻东关,晋安王方智承制,以之横为使持 节、镇北将军、徐州刺史,都督众军,给鼓吹一部,出守蕲城。之横营垒未周,而 齐军大至,兵尽矢穷,遂于阵没,时年四十一。赠侍中、司空公,谥曰忠壮。子凤 宝嗣。

  夏侯亶,字世龙,车骑将军详长子也。齐初,起家奉朝请。永元末,详为西中 郎南康王司马,随府镇荆州,亶留京师,为东昏听政主帅。及崔慧景作乱,亶以捍 御功,除骁骑将军。及高祖起师,详与长史萧颖胄协同义举,密遣信下都迎亶,亶 乃赍宣德皇后令,令南康王纂承大统,封十郡为宣城王,进位相国,置僚属,选百 官。建康城平,以亶为尚书吏部郎,俄迁侍中,奉玺于高祖。天监元年,出为宣城 太守。寻入为散骑常侍,领右骁骑将军。六年,出为平西始兴王长史、南郡太守, 父忧解职。居丧尽礼,庐于墓侧,遗财悉推诸弟。八年,起为持节、督司州诸军事、 信武将军、司州刺史,领安陆太守。服阕,袭封豊城县公。居州甚有威惠,为边人 所悦服。十二年,以本号还朝,除都官尚书,迁给事中、右卫将军、领豫州大中正。 十五年,出为信武将军、安西长史、江夏太守。十七年,入为通直散骑常侍、太子 右卫率,迁左卫将军,领前军将军。俄出为明威将军、吴兴太守。在郡复有惠政, 吏民图其像,立碑颂美焉。普通三年,入为散骑常侍,领右骁骑将军,转太府卿, 常侍如故。以公事免,未几,优诏复职。五年,迁中护军。

  六年,大举北伐。先遣豫州刺史裴邃帅谯州刺史湛僧智、历阳太守明绍世、南 谯太守鱼弘、晋熙太守张澄,并世之骁将,自南道伐寿阳城,未克而邃卒。乃加亶 使持节,驰驿代邃,与魏将河间王元琛、临淮王元彧等相拒,频战克捷。寻有密敕, 班师合肥,以休士马,须堰成复进。七年夏,淮堰水盛,寿阳城将没,高祖复遣北 道军元树帅彭宝孙、陈庆之等稍进,亶帅湛僧智、鱼弘、张澄等通清流涧,将入淮、 肥。魏军夹肥筑城,出亶军后,亶与僧智还袭,破之。进攻黎浆,贞威将军韦放自 北道会焉。两军既合,所向皆降下。凡降城五十二,获男女口七万五千人,米二十 万石。诏以寿阳依前代置豫州,合肥镇改为南豫州,以亶为使持节、都督豫州缘淮 南豫霍义定五州诸军事、云麾将军、豫、南豫二州刺史。寿春久罹兵荒,百姓多流 散,亶轻刑薄赋,务农省役,顷之民户充复。大通二年,进号平北将军。三年,卒 于州镇。高祖闻之,即日素服举哀,赠车骑将军。谥曰襄。州民夏侯简等五百人表 请为亶立碑置祠,诏许之。

  亶为人美风仪,宽厚有器量,涉猎文史,辩给能专对。宗人夏侯溢为衡阳内史, 辞日,亶侍御坐,高祖谓亶曰:“夏侯溢于卿疏近?”禀答曰:“是臣从弟。”高 祖知溢于亶已疏,乃曰:“卿伧人,好不辨族从。”亶对曰:“臣闻服属易疏,所 以不忍言族。”时以为能对。

  亶历为六郡三州,不修产业,禄赐所得,随散亲故。性俭率,居处服用,充足 而已,不事华侈。晚年颇好音乐,有妓妾十数人,并无被服姿容。每有客,常隔帘 奏之,时谓帘为夏侯妓衣也。

  亶二子:谊,损。谊袭封豊城公,历官太子舍人,洗马。太清中,侯景入寇, 谊与弟损帅部曲入城,并卒围内。

  夔字季龙,亶弟也。起家齐南康王府行参军。中兴初,迁司徒属。天监元年, 为太子洗马,中舍人,中书郎。丁父忧,服阕,除大匠卿,知造太极殿事。普通元 年,为邵陵王信威长史,行府国事。其年,出为假节、征远将军,随机北讨,还除 给事黄门侍郎。二年,副裴邃讨义州,平之。三年,代兄亶为吴兴太守,寻迁假节、 征远将军、西阳、武昌二郡太守。七年,征为卫尉,未拜,改授持节、督司州诸军 事、信武将军、司州刺史,领安陆太守。

  八年,敕夔帅壮武将军裴之礼、直阁将军任思祖出义阳道,攻平静、穆陵、阴 山三关,克之。是时谯州刺史湛僧智围魏东豫州刺史元庆和于广陵,入其郛。魏将 元显伯率军赴援,僧智逆击破之,夔自武阳会僧智,断魏军归路。庆和于内筑栅以 自固,及夔至,遂请降。夔让僧智,僧智曰:“庆和志欲降公,不愿降僧智,今往 必乖其意;且僧智所将为乌合募人,不可御之以法。公持军素严,必无犯令,受降 纳附,深得其宜。”于是夔乃登城拔魏帜,建官军旗鼓,众莫敢妄动,庆和束兵以 出,军无私焉。凡降男女口四万余人,粟六十万斛,余物称是。显伯闻之夜遁,众 军追之,生擒二万余人,斩获不可胜数。诏以僧智领东豫州,镇广陵。夔引军屯安 阳。夔又遣偏将屠楚城,尽俘其众,由是义阳北道遂与魏绝。

  大通二年,魏郢州刺史元愿达请降,高祖敕郢州刺史元树往迎愿达,夔亦自楚 城会之,遂留镇焉。诏改魏郢州为北司州,以夔为刺史,兼督司州。三年,迁使持 节,进号仁威将军,封保城县侯,邑一千五百户。中大通二年,征为右卫将军,丁 所生母忧去职。

  时魏南兖州刺史刘明以谯城入附,诏遣镇北将军元树帅军应接,起夔为云麾将 军,随机北讨。寻授使持节、督南豫州诸军事、南豫州刺史。六年,转使持节、督 豫、淮、陈、颍、建、霍、义七州诸军事、豫州刺史。豫州积岁寇戎,人颇失业, 夔乃帅军人于苍陵立堰,溉田千余顷。岁收谷百余万石,以充储备,兼赡贫人,境 内赖之。夔兄亶先经此任,至是夔又居焉。兄弟并有恩惠于乡里,百姓歌之曰: “我之有州,频仍夏侯;前兄后弟,布政优优。”在州七年,甚有声绩,远近多附 之。有部曲万人,马二千匹,并服习精强,为当时之盛。性奢豪,后房伎妾曳罗縠 饰金翠者亦有百数。爱好人士,不以贵势自高,文武宾客常满坐,时亦以此称之。 大同四年,卒于州,时年五十六。有诏举哀,赙钱二十万,布二百匹。追赠侍中、 安北将军。谥曰桓。

  子撰嗣,官至太仆卿。撰弟譒,少粗险薄行,常停乡里,领其父部曲,为州助 防,刺史萧渊明引为府长史。渊明彭城战没,复为侯景长史。景寻举兵反,譒前驱 济江,顿兵城西士林馆,破掠邸第及居人富室,子女财货,尽略有之。渊明在州有 四妾,章、于、王、阮,并有国色。渊明没魏,其妾并还京第,譒至,破第纳焉。

  鱼弘,襄阳人。身长八尺,白皙美姿容。累从征讨,常为军锋,历南谯、盱眙、 竟陵太守。常语人曰:“我为郡,所谓四尽:水中鱼鳖尽,山中麞鹿尽,田中米谷 尽,村里民庶尽。丈夫生世,如轻尘栖弱草,白驹之过隙。人生欢乐富贵几何时!” 于是恣意酣赏,侍妾百余人,不胜金翠,服玩车马,皆穷一时之绝。迁为平西湘东 王司马、新兴、永宁二郡太守,卒官。

  韦放,字元直,车骑将军睿之子。初为齐晋安王宁朔迎主簿,高祖临雍州,又 召为主簿。放身长七尺七寸,腰带八围,容貌甚伟。天监元年,为盱眙太守,还除 通直郎,寻为轻车晋安王中兵参军,迁镇右始兴王谘议参军,以父忧去职。服阕, 袭封永昌县侯,出为轻车南平王长史、襄阳太守。转假节、明威将军、竟陵太守。 在郡和理,为吏民所称。六年,大举北伐,以放为贞威将军,与胡龙牙会曹仲宗进 军。七年,夏侯亶攻黎浆不克,高祖复使帅军自北道会寿春城。寻迁云麾南康王长 史、寻阳太守。放累为籓佐,并着声绩。

  普通八年,高祖遣兼领军曹仲宗等攻涡阳,又以放为明威将军,帅师会之。魏 大将费穆帅众奄至,放军营未立,麾下止有二百余人。放从弟洵骁果有勇力,一军 所仗,放令洵单骑击刺,屡折魏军,洵马亦被伤不能进,放胄又三贯流矢。众皆失 色,请放突去。放厉声叱之曰:“今日唯有死耳。”乃免胄下马,据胡床处分。于 是士皆殊死战,莫不一当百。魏军遂退,放逐北至涡阳。魏又遣常山王元昭、大将 军李奖、乞佛宝、费穆等众五万来援,放率所督将陈度、赵伯超等夹击,大破之。 涡阳城主王纬以城降。放乃登城,简出降口四千二百人,器仗充牜刃;又遣降人三 十,分报李奖、费穆等。魏人弃诸营垒,一时奔溃,众军乘之,斩获略尽。擒穆弟 超,并王纬送于京师。还为太子右卫率,转通直散骑常侍。出为持节、督梁、南秦 二州诸军事、信武将军、梁、南秦二州刺史。中大通二年,徙督北徐州诸军事、北 徐州刺史,增封四百户,持节、将军如故。在镇三年,卒,时年五十九。谥曰宜侯。

  放性弘厚笃实,轻财好施,于诸弟尤雍睦。每将远别及行役初还,常同一室卧 起,时称为“三姜”。初,放与吴郡张率皆有侧室怀孕,因指为婚姻。其后各产男 女,未及成长而率亡,遗嗣孤弱,放常赡恤之。及为北徐州,时有势族请姻者,放 曰:“吾不失信于故友。”乃以息岐娶率女,又以女适率子,时称放能笃旧。长子 粲嗣,别有传。

  史臣曰:裴邃之词采早着,兼思略沉深,夏侯禀之好学辩给,夔之奢豪爱士, 韦放之弘厚笃行,并遇主逢时,展其才用矣。及牧州典郡,破敌安边,咸着功绩, 允文武之任,盖梁室之名臣欤。

关键词:送彩金的各大彩票平台,手机送彩金棋牌游戏

解释翻译
[挑错/完善]

  裴邃字渊明,河东闻喜人,是魏朝的襄州刺史裴绰的后代。他的祖父叫裴寿孙,家住在寿阳县,是宋武帝的前军长史。他的父亲叫裴仲穆,当过骁骑将军。裴邃十岁时就会写文章,擅长《左氏春秋》。南齐建武初年,刺史萧遥昌引荐他当州府主簿。寿阳县裹有八公山庙,萧遥昌为之立碑,让裴邃撰写碑文,碑文深受称赞和欣赏。裴邃考中秀才后,在朝廷的取士考试中高中榜首,被任命为奉朝请。

  东昏侯即位后,始安王萧遥光任抚军将军、扬州刺史,他引荐裴邃当参军。后来,萧遥光败落,裴邃回到寿阳,正遇上刺史裴叔业献出寿阳向魏国投降,豫州的贵族大户全都被驱逐劫掠,裴邃于是跟随大家向北迁徙,魏国皇帝宣武帝非常看重他,任命他为司徒属,中书郎,魏郡太守。魏国派遣王肃镇守寿阳,裴邃坚决请求跟随王肃,暗中计划回到南方去。天监初年,裴邃自己逃出魏国,回到南朝,被任命为后军谘议参军。裴邃自己要求到边境去效力,于是又任命他为辅国将军、庐江郡太守。当时魏国大将吕颇率领五万大军突然前来进攻庐江郡,裴邃率领自己的部下进行抵抗,打败了魏军,裴邃被加任右军将军。

  五年,出征邵阳洲,魏军在淮河上搭了一座长桥遇河。裴邃修筑堡垒向长桥逼进,每次作战都能取胜,因此,他暗地襄制作了没有烟囱的舰船。正碰上下大雨,淮河水位暴涨,裴邃带人乘坐舰船径直来到长桥旁边,魏军大吃一惊,溃不成军,裴邃等人乘胜追击,大败魏军。裴邃进而攻克羊石城,杀了城主元康。又攻破霍丘城,将城主宁永仁斩首。之后,又平定小岘,攻下合肥。裴邃因功被封为夷陵县子,食邑三百户。迁任冠军长史、广陵郡太守。

  裴邃和同乡人一起进入魏武庙,并议论起帝王的功业。他妻子的外甥王篆之偷偷向高祖告密,说“裴邃说了很多大话,有不忠于君主的迹象”。因此,裴邃被降职,任始安郡太守。裴邃立志要在边陲立功,不愿意到太清闲的地方去,就写了一封书信给吕僧珍说:“从前阮咸、颜延有‘二始’的叹息,我的才能比不上古人,现在是三始,这不是我的心愿,该怎么办?”还没有到达始安郡,正巧魏军进攻宿预,皇帝韶令裴邃前去抵御魏军。裴邃行进到直渎这个地方,魏军就撤退了。裴邃迁任右军谘议参军、豫章王的云麾府司马,率领他的部队帮助守卫石头城。后出任童陵郡太守,他开垦屯田,公家私人都感到方便。又迁任游击将军、朱衣直合,在殿省内当值。不久,迁任假节、明威将军、西戎校尉、北梁州和秦州二州刺史。他又开创了屯田敷千顷,粮仓裹装满了粮食,造就可以省去或停止对边境的运输,军民都得以安定。于是他们相继送来一千多匹绢,裴邃从容地说:“你们不应该这样,但我又不能违逆你们的心意。”于是,他衹象征性地收下了其中的两匹绢而已。回朝后,任给事中、云骑将军、朱衣直合将军,迁任大匠卿。

  普通二年,义州刺史文僧明献义州叛投到魏国,魏军前来支援。皇帝任命裴邃为假节、信武将军,督领大军讨伐魏军。裴邃深入魏国境内,从边城借道,出其不意,而魏国所部署的义州刺史堑昼占据了擅公蛆,塑窒打败了挝,并进而包围了府城,封寿自己反绑双手请求投降,义州于是被平定。裴邃被授予持节、督北徐州诸军事、信武将军、北徐州刺史,还没到职上任,又迁任督豫州、北豫州、霍州三州诸军事、豫州刺史,坐镇合肥。

  四年,裴邃进封号为宣毅将军。遣年,梁朝大军准备北伐,任命裴邃督征讨诸军事,率领骑兵三千,先行袭击寿阳。九月壬戌,队伍连夜到达寿阳,进攻寿阳的外城,杀掉守关士兵进入内城,一天襄就战了九个回合,而后军蔡秀成因为迷路,没有及时赶到,裴邃因为后援断绝,就抽身回师了。在遣襄,裴邃再次整顿军队,收集士兵。命令几位将领各自用不同服装颜色互相区别开。裴邃自己率领穿黄袍的骑兵,先向狄丘、甓城、黎浆等城进攻,全都被攻下。屠灭了安城、马头、沙陵等戍所。遣年冬季,开始修筑芍陂。第二年,又攻下了魏国的新蔡郡,占领的地盘一直到了郑城,汝水、颍水之间的人民,到处都来响应。魏国守卫寿阳的将领长孙稚、河间王元琛率领五万大军,出城前来挑战,裴邃统率四个将领分作四翼等待魏军,命令直合将军李祖怜假装逃跑,引诱长孙稚,长孙稚率所有人马去追李祖怜,逭时,裴邃埋伏的四翼部队相继出动,魏军被打得大败。斩首一万多级。长孙稚等人奔走逃命,回城后,关闭城门坚守,不敢再出城作战。遣一年的五月,裴邃在军营中去世。被迫赠为侍中、左卫将军,送给他鼓吹一部,进爵位为侯爵,增加食邑七百户。谧号烈。

  裴邃平时少言寡语,不苟言笑,思想深沉,有谋略,他为政宽和开明,能得到士兵们的衷心拥护。他为人端方正直有威仪,将士官吏们又都很敬畏他,很少有人敢犯法。他去世后,淮河、胆水间的人民没有不流泪涕泣的,他们认为裴邃如果不死的话,洛阳不致被攻陷。

  裴邃的儿子裴之礼,字子义,由国子生而中第,补任邵陵王的国左常侍、信威行参军。邵陵王任南兖州长官时,裴之礼被任命为长流参军,没有到任,仍然留下宿卫,补任直合将军。逭时他父亲去世了,服丧期满后,他袭封父亲的爵位,因而请求跟随军队讨伐寿阳,被任命为云麾将军,迁任散骑常侍。又另外进攻魏国的广陵城,平定了逭座城后,被授予信武将军、西豫州刺史,加任轻车将军,任黄门侍郎,迁任中军宣墟王的司马。不久任都督北徐州、仁州、睢州三州诸军事、信武将军、韭筮蛆刺史。后被征召为太子左卫率,兼任卫尉卿,转任少府卿。裴之擅去世后,谧号壮。他的儿子裴政,在承圣年间,任官职为给事黄门侍郎。丝堕沦陷后,他随例进入厘魏。

  裴之高字如山,是裴邃兄长中散大夫裴髦的儿子。初入仕时任州从事、新都县令、奉朝请,迁任参军。裴之高读了不少书,少年时自以为意志和气概很了不起,经常跟随他的叔父裴辽东征西讨,所到之处都立功,深受裴邃的器重,裴邃把军事政务都委任他去办理。在寿阳战役中,裴邃在军营中去世,裴之高隶属于夏侯夔,平定了寿阳,被授予平北豫章长史、梁郡太守,被封为都城县男,食邑二百五十户。当时魏国的汝阴前来归附梁朝,皇帝令裴之高去接应,并授予他假节、飙勇将军、颖州刺史。有些士民乘天黑造反,他们跳墙而入,裴之高率领家裹的仆人和部下奋力反击,反贼遣才逃散。裴之高因父亲去世回到京都。被起用为光速将军,参加讨伐阴陵的强盗,平定了这伙强盗,裴之高被任命为谯州刺史。又回京担任左军将军,出任南谯郡太守、监督北徐州,迁任员外散骑常侍。不久,被授予雄信将军、西豫州刺史,其他官职依旧。侯景之乱发生后,裴之高率领大军入城救援,南豫州刺史、鄱阳嗣王范命命令墓之台总管丝右援军诸军事,驻扎在张公洲。柳仲礼到横丝,裴之高派船只二百多艘迎接塑倥擅,他们和童塞等人会合,都在直擅这个地方建立营寨,占据建兴茎。城池被攻陷以后,苤之庖回到合胆,与鄱阳王芦箠向西逆流而上。刚到堑蔡,队伍将近一万人,没有所属的主人,梁元帝派萧慧正去召裴之高来,任命他为侍中、护军将军。裴之高到后,秉承皇帝旨意,被授予特进、金紫光禄大夫。裴主茵去世,终年七十三岁。被迫赠为侍中、仪同三司,送鼓吹一部。谧号恭。

  裴之高的儿子裴畿,屡次担任太子右卫率、隽州刺史。西魏攻陷江陵时,裴畿奋力作战而死。

  裴之平字如原,是裴之高的第五个弟弟。少年时也跟随裴邃征讨,因军功被封为都亭侯。历任武陵王的常侍、扶弘农二郡的太守,没有赴任,又被授予谯州郡长史、阳平郡太守。他参加抗拒侯景,城被攻陷后,迁任散骑常侍、右卫将军、太子詹事。

  裴之横字如岳,是裴之高的第十三个弟弟。少年时喜好四处游荡,很看重豪侠义气,不愿从事生产事业。裴之高因为他的放纵荒诞,就给他做了一床窄被子,并衹给他吃蔬食,以此来激励他。裴之横叹息说:“大丈夫我富贵以后,一定要做一百幅被子。”于是和家襄的僮仆好几百人,来到芍陂,大规模开垦荒地,因此而达到殷富,有了积累。梁太宗萧纲还是太子时,听说了裴之横的事,就邀他来京城,让他当河东王常侍、直殿主帅,迁任直合将军。侯景之乱时,裴之横出任贞威将军,附属于鄱阳王萧范,跟他一起讨伐侯景。侯景渡过了长江,裴之横就和萧范的长子萧嗣回京增援。他们连营渡过淮河,占领了东城。京都被攻陷后,裴之横撤退回到合肥,与萧范一起逆流而上,奔赴湓城。侯景派遣任约往上游进逼晋熙,萧范命令裴之横往下游援救,还没到达目的地,萧范去世,裴之横就回来了。

  当时寻阳王萧大心在江州,萧范的副将梅思立秘密邀约芦去坐袭击,墓主撞杀死了撞墨立而后抵御萧大心。萧大心献江州投降了侯景。裴之横率领自己的部队与他的兄长裴之高一起归附梁元帝,秉承皇帝旨意,被任命为散骑常侍、廷尉卿,出任河东郡内史。又跟随王僧辩在巴陵这个地方抵抗侯景,侯景退回去后,裴之横迁任持节、平北将军、束徐州刺史,中护军,被封为琼空堡,食邑三千户。又跟随王仅盘追讨追景,平郢、鲁、江、晋等几个州,裴之横一直担任先锋冲锋陷阵。就在石头这个地方,打败景,景奔向东逃跑,僧辩镒命墓之横与丝魍进入皇垣守卫。后来,堕曲依靠翅反叛,墓丈之横又跟随王僧辩向南讨伐陆纳。在战阵上杀死陆纳的大将李贤明,于是平定了逭场叛乱。裴之横还在硖口打败丫武陵王。他回来后,被任命为吴兴郡太守,就做了一百幅被子,以实现他当初的志愿。

  后来,江陵被攻陷,南齐派遣上党王高涣扶持贞阳侯进攻束关,晋安王萧方智秉承皇帝旨意,任命裴之横为使持节、镇北将军、徐州刺史,都督众军,并送给鼓吹一部,出京守卫蕲城。裴之横还没有修筑好军营的壁垒,而南齐的大军就已经到了,裴之横的队伍逭时士兵大多战死,箭矢用尽,裴之横也在阵地上战死,终年四十一岁。被追赠为侍中、司空公,谧号忠壮。他的儿子萧凤宝继嗣。

  夏侯亶字世龙,是车骑将军夏侯详的长子。南齐初年,夏侯直离家入仕,当了奉朝请。永元末年,夏侯详任西中郎南康王的司马,随着王府镇守荆州,夏侯直留在京师,任束昏侯的听政主帅。在崔慧景作乱时,夏侯宣因护卫皇帝的功劳,被授予骁骑将军。高祖兴起义师时,夏侯详和长史萧颖胄协商共同举起义旗,他们秘密派遣信使到京都去迎接夏侯直出来,夏侯直就携带宣德皇后的手令,令南康王纂位继承皇帝大统,封十郡为宣城王,进位为相国,设置官僚属下,选举百官。建康城被平定后,任命夏侯直为尚书吏部郎,不久迁任侍中,他把皇帝的玉玺奉献给了高祖。天监元年,夏侯直出任宣城郡太守。不久被召入任散骑常侍,兼任右骁骑将军。六年,出任平西始兴王的长史、南郡太守,因父亲去世而解除职务。在服丧期间,他完全做到符合礼节,在父亲坟墓旁边搭了一个草棚,自己就住在裹面,父亲遗留下来的财产,他全都推让给了几个弟弟。八年,夏侯直被起用为持节、督司州诸军事、信武将军、司州刺史,兼任安陆郡太守。服丧期满后,他袭封为丰城县公。夏侯直在州任官职上很有威仪和惠政,为边境人民所悦服。十二年,以原来的封号回到朝廷,被授予都官尚书,迁任给事中、右卫将军、兼任豫州大中正。十五年,出任为信武将军、安西长史、江夏郡太守。十七年,被召入任通直散骑常侍、太子右卫率,迁任左卫将军,兼任前军将军。不久又出任明威将军、吴兴郡太守。他在郡守职位上又实行惠政,郡裹的官吏和百姓给他昼了像,立石碑歌颂他的德政。普通三年,被召入任散骑常侍,兼任右骁骑将军,转任太府卿,常侍一职如故。因公家事务被免官,不久,皇帝特下韶令让他官复原职。五年,迁任中护军。

  六年,梁朝大规模北伐,先派遣豫州刺史裴邃统率谯州刺史湛僧智、历阳郡太守明绍世、南谯郡太守鱼弘、晋熙郡太守张澄,这些人都是当世的骁将。他们从南道进伐寿阳城,还未攻克而裴邃就去世了。就加任夏侯直为使持节,骑马急驰前去代替裴邃,他和魏军将领河间王元琛、临淮王元或等互相交战,他频频出战,每次都告捷。不久,皇帝下了一道密令,让他们班师回合肥,以便使士兵和马匹得到休息,等到大堰筑成后再进军。七年夏季,淮河堤堰裹的水非常盛大,寿阳城将被淹没,高祖又派遣北道军元树统率彭昼孙、陈庆之等逐渐推进一些,夏侯宣统率画丰登、鱼弘、强运等疏通遣遮溯,准备进入进回、旦巳丞。苏军沿旦巴丞两岸修筑城墙,从夏±室皇军队的后面冲出,夏侯直舆湛僧智回马袭击,打败了魏军。又进攻黎浆,梁贞威将军韦放从北道前来与夏侯直部会合。两军合到一起后,所到之处,魏军全都投降,城池被攻下。投降的城池一共有五十二座,俘获男女人七万五千人,米二十万石。皇帝下诏,依照前代的制度,在寿阳代置琼丛,盒旦暧改为亩辽川,任命夏堡皇为使持节、都督豫州和沿淮河的南豫州、霍州、义州、鱼出共五州诸军事、云麾将军、邃业、卢琼业二州的刺史。寿春地区长久以来遭受兵燹之灾,百姓大多四处流散,夏侯直实行减轻刑罚降低赋税的政策,让百姓全力务农,省去劳役,很快,人民的户口敷就扩充到原来的规模了。大通二年,夏±室皇进封号为平北将军。三年,他在州镇任上去世。产祖梁武帝听到噩耗,当天就穿着素衣举行哀悼,并追赠他为车骑将军。谧号襄。州民夏侯简等五百人向皇帝上表,请求为夏侯直立碑建祠,皇帝下诏允许。

  夏侯直为人风度翩翩,仪表俊美,性情宽厚,器量很大,涉猎文史,能言善辩,并能见问就答。与他同族的夏侯溢担任了衡阳郡的内史,向皇帝辞行那天,夏侯直陪坐在皇帝身边,高祖梁武帝对夏侯直说:“夏侯溢和你的关系是远还是近?”夏侯宜回答说:“他是臣的堂弟。”高祖知道夏侯溢已经和夏侯直疏远,就说:“你这个北方人,连同族同宗人都分辨不清。”夏侯宣回答说:“臣听说同服中的兄弟姐妹容易疏远,所以不忍心说是同族。”当时人们都认为他擅长应对。

  夏侯宜历任过六个郡三个州的长官,他不为自己积蓄产业,所得到的官俸和皇帝的赏赐,随手就散发给了亲戚和朋友。他本性俭朴,所居住的地方和服装用品等,都衹是够用而已,不追求华丽奢侈。夏侯直晚年非常喜爱音乐,他养了十几名艺妓和妾,都没有什么姿色容貌和衣服。每当有客人来,艺妓们就隔着帘子演奏音乐,当时人们都说,逭帘子就是夏侯艺妓们的衣服。夏侯宜有两个儿子:夏侯谊,夏侯损。夏侯谊袭封了丰城公的爵位,历任太子舍人,洗马等官职。太清年间,侯景作乱侵犯京城,夏侯谊和弟弟夏侯损率领自己的部下进入京城作战,二人都死于围城之中。

  夏侯夔字季龙,是夏侯宣的弟弟。刚离家入仕,就任南齐南康王的府行参军。中兴初年,迁任司徒属。天监元年,任太子洗马,中舍人,中书郎。父亲去世后为父亲守丧,服丧期满后,被授予大匠卿,主持造太极殿的事务。普通元年,任邵陵王的信威长史,执行府国事务。遣年,出任假节、征远将军,随机向北征讨,回来后被授予给事黄门侍郎。二年,作为裴邃的副官协助征讨盏业,平定了盏蚶。三年,代替兄长夏堡直出任昱璺型太守,不久,迁任假节、征远将军、西旦困逮旦塑二郡的太守。七年,被征召任卫尉,没有拜官,又改任持节、督司州诸军事、信武将军、司州刺史,兼任安陆郡太守。

  八年,皇帝命令夏侯夔统率壮武将军裴之礼、直合将军任思祖从义阳道出发,进攻平静、穆陵、阴山三关,结果攻下了这三关。这时谯州刺史湛僧智在广陵包围了魏国束豫州刺史元庆和,并进入它的外城。魏军将领元颢伯率领军队奔赴救援,湛僧智迎击魏军并打败了这支队伍,夏侯夔从武阳前来舆湛僧智会合,切断了魏军回去的退路。元庆和在城内筑起栅栏,以便加固自己的防守设施,夏侯夔来到后,元庆和于是请求投降。夏侯夔要把功劳让给湛僧智,湛僧智说:“元庆和的心意是要向您投降,而不愿意向我僧智投降,我今天如果去接受他的投降,肯定是违背他的心意;而且僧智我所统领的是招募来的乌合之众,不能依法统御降军。您主持军队一直很严格,必定没人敢违反命令,您去接受投降,接纳归附,是最合适的了。”因此,夏侯夔就登上城墙,拔掉魏军的旗帜,树起梁朝军队的旗鼓,众人没有一个敢轻举妄动,元庆和整顿队伍出城,军队裹没有人搞暗中活动。投降的男女人口一共四万多人,小米六十万斛,其余物品也大致如此。元显伯听到消息后连夜逃跑,梁朝大军紧紧追赶,活捉了二万多人,斩杀的人不可胜数。皇帝下韶命湛僧智兼管束豫州,镇守广陵。夏侯夔带领军队屯驻安阳。夏侯夔又派遣偏将屠减楚城,俘获了全部人马,从此义阳的北道就与魏国断绝了来往。

  大通二年,魏国的郢州刺史元愿达请求向梁朝投降,梁武帝命郢州刺史元树前往迎接元愿达,夏侯夔也从楚城前来会合,于是就留在郡裹镇守了。皇帝命令改魏郢州为北司州,任命夏侯夔为北司州刺史,兼督司州。三年,迁任使持节,进封号为仁威将军,被封为保城县侯,食邑一千五百户。中大通二年,被征召任右卫将军,因他的生身母亲去世而离职。

  当时魏国的南兖州刺史刘明以谯城归附梁朝,皇帝诏令派遣镇北将军元树统率军队去接应,起任夏侯夔为云麾将军,见机行事,讨伐北方。不久,夏侯夔被任命为使持节、督南豫州诸军事、南豫州刺史。六年,转任使持节、督豫州、淮州、陈州、颁州、建州、霍州、义州七个州的诸军事、豫州刺史。豫州多年来遭受战争侵犯,大多数人失业,夏侯夔就统率军人在苍陵筑起堤坝,用水灌溉田地一千多顷,一年后收获谷子一百多万石,用来充当储备,同时也供给贫困人家,境内百姓都依赖他而活了下来。夏侯夔的兄长夏侯直先前曾担任过这个官职,到现在夏侯夔又位居此官。兄弟二人都给乡里留下了恩惠,老百姓作歌赞颂他们道:“我之有州,频仍夏侯;前兄后弟,布政优优。”夏侯夔在州裹任官七年,成绩很大,名声很好,远近的人都依附于他。共有部曲一万人,马二千匹,这些人全都是精兵强将,善于骑射,成为当时的一件盛事。夏侯夔性情豪放奢侈,他的后房裹的艺伎侍妾以百计数,全都穿罗纱做的衣服,饰戴金翠首饰。他还爱好结交人士,从不因自己官高位重而自视清高,他的家裹经常是高朋满座,文武官员都有,当时的人们也因这事而称道他。大同四年,夏侯夔在豫州去世,终年五十六岁。皇帝下韶举行哀悼活动,赐办丧事用的钱二十万,布二百匹。追赠他为侍中、安北将军。谧号桓。

  夏侯夔的儿子夏侯赞继嗣,作官至太仆卿。夏侯赞的弟弟夏侯翻,少年时行为粗险,品行轻薄,经常停留在乡里,带领他父亲的部曲,充当州襄的助防,刺史萧渊明引用他当府长史。萧渊明在彭城战死以后,夏侯谱又当侯景的长史。不久,侯景举兵反叛,夏侯语作为先驱部队首先渡江,他把队伍停顿在京城西边的士林馆,攻破府邸官第以及百姓中的富裕人家进行劫掠,把人家的子女和财产货物,全都据为已有。萧渊明在州裹有四个侍妾,章氏、于氏、王氏、阮氏,都长得非常漂亮。萧渊明在魏国战死后,他的侍妾全都回到了京城的府第,夏侯诸到来后,进入府第把她们都纳为自己的侍妾了。

  鱼弘是襄阳人。他身高八尺,皮肤白皙,容貌俊美。他多次跟随皇帝征讨,经常担任军队的前锋,历任南谯郡、盱眙郡、竟陵郡的太守。他经常对别人说:“我当郡守,有所谓四尽:水裹鱼鳖尽,山中獐鹿尽,田中米谷尽,村裹民庶尽。大丈夫人生在世,就像一粒灰尘栖落在小草中一样轻微,又像一匹白马跳过山隙一样短暂。人生的欢乐和富贵能享受多久呢!”因此,他尽情地喝酒赏赐,拥有侍妾百余人,金银珠翠不可胜敷,服饰玩物车马,都是当时的绝品。鱼弘迁任平西湘东王的司马,新兴、永宁二郡的太守,在官任上去世。

  韦放字元直,是车骑将军韦睿的儿子。他最初当齐晋安王的宁朔迎主簿,高祖驾临壅州时,又召他任主簿。韦放身高七尺七寸,腰带有八围,容貌非常伟岸。天监元年,任盱眙郡太守,回京后被授予通直郎,不久任轻车晋安王的中兵参军,迁任镇右始兴王的谘议参军,因父亲去世而离职。服丧期满后,袭封为永昌县侯,出任轻车童王王的长史、襄阳郡太守。转任假节、明威将军、竟陵郡太守。在郡任上为政宽和有条理,为官吏和人民所称赞。

  六年,军队大规模北伐,任命韦放为贞威将军,与塑垄迂会同萱健塞向北进军。七年,夏±麦皇进攻鳖奖没有成功,高祖梁武帝又派他统率军队从北道到寿春城会合。不久,韦放迁任云麾亩尘王的长史、要垦瞪太守。皇茎多次辅助藩王的工作,每次都以成绩著名。

  普通八年,高祖梁武帝派遣兼领军茎倥塞等进攻涡阳,又任命韦放为明威将军,统率军队,会合曹仲宗。蕴军大将壹垄率领大军突然来到,而涡阳的军营还没建立起来,麾下祇有二百多人。韦放的堂弟韦洵勇猛果敢有力量,是整个军队的依靠,童墓命令韦回单人匹马,用戈矛去突击蕴军,结果多次挫败魏军,韦洵的坐骑也因受伤不能前进,这时韦茎的头盔上中了三枝乱箭。众人都惊慌失色,请韦放突围出去。韦放厉声斥责他们说:“今天祇有拼死作战了。”他取下头盔跳下马来,就坐在交椅上指挥作战。因此。士兵们全都殊死作战,无不以一当百。魏军于是开始撤退,童茎追赶逃兵一直追到涡阳。魏军又派遣常山王元昭、大将军李奖、乞佛实、费穆等人率领五万大军前来援助,韦放率他所领的大将陈度、趟伯超等夹击魏军,把魏军打得大败。涡阳城的城主王纬献城投降。韦放就登上城墙,在投降的人中挑选出四千二百人,给他们每人都发放了武器;又派遣三十个投降的人,分别去向李奖、费穆等人报告消息。魏军士兵听到这个消息,立时就崩溃瓦解,四处奔逃,这时韦放的大军乘胜追击,把魏军几乎全部斩杀俘虏。抓住了费穆的弟弟费超,把他和王纬一起押送到京师。皇茎回到京师后,任太子右卫率,转任通直散骑常侍。又出任持节、督梁州、南秦州二州的诸军事、信武将军、梁州、南秦州二州的刺史。中大通二年,改任督诸军事、北徐州刺史,增加封邑四百户,持节、将军之职照旧。在任三年后,韦放去世,终年五十九岁。谧号宜侯。

  韦放性格宽厚实在,把钱财看得很轻,喜好施舍,与他的几个弟弟尤其和睦。每次他远行或者外出打仗刚回来,总要和兄弟们在一间屋裹住和睡,当时人们称他们是“三姜”。当初,韦放和呈型人亟空的小妾都怀有身孕,因此他们指腹为婚。后来两位小妾各自生下了男孩和女孩,还没有长大,张率就去世了,留下了寡妇和孤幼的孩子,韦放经常去帮助抚恤他们。韦放任北徐州长官后,当时有一个势力很大的家族想和韦放联姻,童趑说:“我不能失信于我死去的老朋友。”他就让自己的儿子韦岐娶了张率的女儿,又把自己的女儿嫁给张率的儿子,当时人们都称赞韦放能够念旧,忠实于老朋友。韦放的长子韦粲继嗣,另外有传。

  史臣曰:裴邃的诗词文采早就著名,更兼有深沉的思想谋略,夏侯宜的好学和能言善辩,夏±室塑的奢侈豪华喜爱结交士人,韦放的宽厚和踏实的行为,他们都遇到了明主,生逢其时,得以展示他们的才华和能力。至于担任州郡官职主持其事,破敌安边,都很有功劳和成绩,确实符合他们的文武之职位,他们应该是梁王朝的名臣了吧。

用户评论
挥一挥手 不带走一片云彩

送彩金的各大彩票平台:手机送彩金棋牌游戏·卷二十八_原文及解释翻译

关于本站免责声明联系我们 QQ群:33670928

Copyright © 2016-2019 Www.GuoXueMeng.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国学梦 版权所有

皖ICP备16011003号 皖公网安备 34160202002390号 投稿:[email protected]